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 杀血族
  这怎么可能呢!
  就算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宝剑,也绝对不可能如此锋利,如此轻易的刺穿他的防护能量的!
  古德亲王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  他的手,赶紧缩了回来……
  不管什么原因,既然那剑如此锋利,轻易就削穿了他的防护,他自然不可能真的以手去硬扛那把剑……他不敢去冒这个风险……
  但是当他要将手收回来的时候,他的脸色,再次变了。
  那剑的速度,竟然比他的手的速度,还要更加的快!
  如果他完全将手收回来的话,那剑便会劈在他的身上。
  古德王子的口中,发出一声厉啸,身上的气势,再次爆涨,身形再次极速加快,使劲地想要摆脱那道剑意,同时他的脑海里,也开始飞快地计算了起来,计算躲避那道剑意的途径和方式。
  可惜的是,他和渡边家族的老祖一样,很快,他便也陷入同样的绝境,那道剑意的变化,仿佛无穷无尽,他根本就是计算不过来!
  不论他往哪个方向,用什么方式躲,最后的结果,都一样躲不开那一剑!
  该死的!
  这个华夏人,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!
  在确定自己找不到躲开那一剑的方式之后,古德亲王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狠厉之色,双手向着长剑迎了上去。
  既然躲不过,那就硬扛了,只是……这个华夏人,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?
  喀!
  长剑寒光闪过,古德亲王的双手,同时掉落在地上。
  什么!
  古德亲王的目光,看着自己的双手,被长剑直接削断,眼里终于露出了骇然的神色。
  这一剑,终于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生命的威胁!
  他的目光扫了一眼削到地上的双手,没有任何的留恋,身形毫不犹豫地化为一道疾光,疾掠而去,而在他飞出去的一刻,他的后背,竟然无比诡异地化出了一对黑色的翼!
  黑翼煽动,原本就已经极快的古德亲王的身形,更是仿佛化为了闪电一般。
  他的速度,确实已经足够快,但是可惜的是,长剑的速度,比他还更快。
  喀!
  伴着一道寒光,长剑精准地砍在了古德亲王的背上。
  “啊!”
  古德亲王的口中,发出了一声惨叫,身形,猛然下坠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古德亲王的目光,透着一丝不甘地望着萧易。
  他活过了很漫长的岁月,但是正因为他活了很漫长,所以他比一般人更加怕死,更加不愿意死。
  他从没想过会死,更没有想过,会死在华夏人的眼里。
  他的内心,实在太过不甘。
  “犯华夏者,虽远,吾必诛!”
  萧易淡淡地道。
  萧易并不是在装逼,而是述说一个事实,在述说他之所以来找古德亲王的真实的原因。
  百年前,血族侵华!
  几年前,血族再次犯华!
  这就是萧易来找他的原因!
  所有曾经入侵过华夏国,尤其是在最近的十几年之中,在魔教所带来的这一场动乱之中,曾经插手过华夏事务的,他都要和他们一一清算!
  “老夫……做了一件糊涂事!”
  听着萧易平淡的话语,古德亲王的脸上,神色僵了一下,旋即,脸上露出了一丝悔恨的神色。
  几年前,他一时头脑发热,再次打起了华夏国的主意,派出了几个子弟去华夏国进行试探。
  结果,几人都没有回来,他没有再敢去踏足华夏。
  但华夏人也没有人找过来,他本来以为,这件事情,也就这么算的了,没想到,华夏人终究还是找上了门来,而且,华夏人中,竟然有一个如此强大的人!
  这个人,比百年前的那些华夏人,还要更加的强大不知道多少!
  他的那恐怖的剑意,是他这一辈子都从未见识过的……
  然而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……
  世界上的事,是没有如果的,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选择,担负起责任……
  “喀!”
  寒光一闪,又是一剑砍下。
  古德亲王的头颅,掉了下来,黑色的血,流了一地。
  收回空中的长剑,萧易没有去看一眼地上的古德亲王,也没有去理会庄园之中,那两个已经惊悚得昏迷过去的性感女郎,他的脚下踏出,身形已经渺然无踪。
  不久之后,英伦南部。
  另一座古堡之中,一道白衣白发,长剑长袍的身形,从虚空出现。
  片刻,有寒光乍起。
  古堡主人,血族另一位强力亲王柏亚斯亲王身死,古堡之中的十多位实力不同的血族,尽数身死,无一幸免。
  又半日。
  莱茵河畔的一栋古堡之中,有寒光闪过,一剑飞来。
  古堡之中的血族尽数死于剑下。
  这一天,是血族的灾难日。
  残存下来的每一个血族,都永远记住了这一日,记住了一个白发白袍,长剑长衫的华夏人。
  每一个残存下来的血族,也记住了一句话,有生之年,绝不踏足华夏国土!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天冈。
  教廷重地。
  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之一——教宗大人静静地坐在静室之中。
  忽地,教宗大人的脸色微变,身形一弹,整个人从静室之中,飘然而出。
  片刻,他的身形,出现在教廷中枢重地。
  未经他允许,不得任何人进入的中枢重地之中,此刻已经有一个白发飘逸,白袍飘飘的男子,站在那里,正在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,似乎对一切甚是好奇。
  “阁下是何人?”
  教宗的目光望,凝重地望着眼前的这个黄种男子。
  以他的实力,竟然似乎有些看不穿这人的实力高低,他的能量释放出去,就仿佛水滴进入了大海一般,瞬间便消失了,毫无感应。
  “教宗?”
  萧易的目光,有些好奇地扫了一眼教宗身上的袍子和手里的权杖。
  “不错,你是华夏人?”
  萧易说的是华夏语,而教宗居然听得懂,而且也会华夏语。
  而当他发现萧易是一个华夏人的时候,他的眼里,也露出了一丝讶异之色,似乎很奇怪,萧易这个华夏人会出现在这里。
  不待萧易回答,他便又说道,“华夏人,你应该知道,这里是教廷重地,凡杂人等,不得私自闯进来的。”
  • 上一页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页